Facebook

我来自中国上海,从我孩提时起,就受家里一位老保姆的影响,偶尔周日会和她一起去教堂做礼拜, 唱赞美诗的时候也跟着一起唱。她一直对我说,菩萨是泥捏成的,只是偶像,但是耶稣基督是真神, 赐下永生给信靠祂的人.因为约翰福音3章16节说: 爱世人,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,叫一切信他的,不至灭亡,反得永生。”

老保姆还告诉我,祂耶稣基督为了我们这些罪人,被钉死在十字架上,为了使他的宝血能洗净世人的罪孽。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了耶稣基督, 虽然对信仰还是懵懵懂懂的。

虽然那时,我没有决定受洗归入耶稣基督,但是我心里一直感觉到,信主的人都很善良,很有爱心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老保姆告老还乡,我也就没有再去教堂。

去年初冬一次偶然的机会,让我在超市里遇到了梁牧师。他问我,你是中国人吗?你是南方人吗?我带着戒备回答道,是的,我是中国上海人!你有什么事吗?他笑着说,我也是,我也来自上海。这时我对着他上下打量,感觉似曾相识。我又问,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呢!他说,是吗?我们7月刚从纽伦堡搬到这里,我彻底想起来了,纽伦堡的中国饭店。是的,以前每次路过那里,都会去那里的中国饭店,他是里面的老板,我认识的。我放下戒备,又和他聊起来。后来知道他们来了慕尼黑,在我家附近的华人基督教会那里当牧师。他还邀请我参加第二天的姐妹团契,我欣然接受了邀请。第二天我如约前往,当他们唱起赞美诗,我感动得泪如雨下。

那时我想到了我的爸爸,我爸爸于去年得了癌症,病很重,已到晚期。本来计划9月来慕尼黑探亲三个月,以此了却他的一些心愿,谁料,病来如山倒。三个月没到就得提前回国,之后一直在医院里。我又想到,一直以来爸妈本来是我的精神依靠,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本来在这里生活得就不容易,要是我爸爸有再有个意外,我们该怎么办啊?心里很难过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我还想到爸爸在病中一直和我妈妈说,他要决志信主,归入耶稣基督。我相信这或是神巧妙的安排, 借此帮助我也能定意认罪悔改, 归向祂?于是那天我就决志信主了,并向牧师夫妇询问了受洗的一切事宜。回来的路上我兴奋极了,一到家就打电话给在医院的爸妈。他们也兴奋的告诉我,今天在医院,有一个教会的长老也在医院特例为我爸施了洗礼。这难道是真的?我没做梦吧?我赶快打电话给牧师夫妇,也想他们一同分享我的喜悦。

当然其间我也动摇过,徘徊过。我很小就父母离异,现在这个爸爸是我的继父。数十年了,我们的父女感情就像亲生的一样。他待我如此,我待他亦如此。但是正因为这样,惹得他的亲人一直在嫉妒我,排挤我,轻视我。自从他得病住院就老是挑事端,想折磨我,我痛苦极了。心里面一次又一次的挣扎着,有时侯也会质疑信仰,内心开始排斥,刚硬起来。但是我爸用耶稣基督的爱劝导我说,做人要懂得宽恕,就像耶稣基督宽恕我们的过犯,用他的宝血赦免我们的罪孽!这番话更坚定了我悔改归入主的决心。也使我坚信,这就是天父奇妙的美意!

这么多年,一路坎坷走来,经历了太多太多悲欢离合,常常使我想到,圣经传道书中说到:虚空的虚空,虚空的虚空,凡事都是虚空。人一切的劳碌,有什么益处呢?一代过去,一代又来,地却永远长 存。又说到: 我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虚空,都是捕风。感叹地球上一代又一代人类的历史,就是一代又一代的重复,经历同样的失败,同样的死亡,然后新的一年又开始,所有的事又重演,太阳升起又落下,春去秋来,一年一年,一代一代,不断的重复。这样的人生,从始祖到现在就是这么重复,给人感觉就是虚空的。传道书其实是说人活着若离开神,不敬畏神就没有意义,我承认三位一体的真神,也承认自己是罪人,我愿在耶稣十字架面前悔改认罪,因信称义,被他拯救,成为神的儿女,不至灭亡,反得永生。

自从我参加教会和姐妹团契后,梁牧师和师母还有众多的姐妹弟兄让我倍感温暖,我的心慢慢的软化,慢慢的感动着。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是,每次参加完主日赞美、敬拜后心里都感觉到那种无法用言语表达得舒服、痛快。我相信这完全是来自上帝的赐福与恩典!慢慢的在教会和姐妹团契里,我学会了如何查考圣经,我也开始在网络上浏览和教会的有关信息和教会知识。我知道我还有很多的缺点和不足,这是耶稣基督给我的功课,叫我攻克自身,活出祂的样式。现在,经过 6次受洗班课程的学习,我决定受洗归入主的名下,在众人面前作祂美好的见证。我相信我会更贴近我们伟大的天父,使祂也能更亲近我,我也愿意在教会有更多的服侍,因为我知道在主里我不再哭泣,不再悲伤。

金乐 17.03.2013

目前有 一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