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cebook

我和神认识有6年的时间了。07年2月22日的午后,我的历史老师带着她精心准备的贺卡,带我一起做了决志祷告。这个之前,我已经和她陆陆续续的聊天大概有半年。她是我高一的历史老师,她的课让我觉得历史可以有趣。可惜历史是我的软肋科目,于是我去找她寻求帮助。她说,我们到操场走走吧。她问我,你有信仰吗?我说佛教。他问我,你为什么信呢?

我说家人信,并且我从下到大亲身经历过许多神迹。她问我,你觉得信佛是对你的生命是好的吗?我说,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于是,我开始讲我的故事,她和我解释邪灵,解释撒旦。同时也讲孔子说不可乱语鬼神,谈诗经,谈造字。我们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绕着。

那个时候我开始看《标杆人生》,也在那个时候,我有一个深深的忧伤和不解,便是我小舅妈的突然离世,我看到一个幸福的家庭变了样。我的伯母刚从佛教转为基督教,和我说,最近阴间缺30到40岁的人,你小舅妈应该注意的。我的二婶婆算了算说,这年内小舅妈和我妹妹必要取走一个人。“这是哪门子的事啊,拜佛的人求的都是什么啊”,我心想。我开始疑惑运来的信仰,同时保持和谢老师的聊天,她也教我如何祷告,把自己的疑惑和上帝说。

我想那个时候我还是懵懂的,我接受着一个不同的角度对这个世界的解读。对我来说是新奇的,是心底对人的生命为什么会这样 ,我的生命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的寻求。很显然,我没有弄的很明白,但是我愿意走走看,因为我所敬爱的老师回答了我许多的问题并且我反驳不了她。于是我决定相信耶稣基督。

而我信仰真正打下根基与成长是在大学期间。进入大学不久我便被团契的弟兄姐妹找到,我每个星期都会与两位姐妹一起学习神的话语,我的小组长在毕业后选择做神的工作,在高校的团契里服侍,着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感动。每个周五我们也有和慕恩一样的团契聚会。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传福音和支教,云南旱灾的时候我们筹钱为村子里的人建蓄水池。我并非要说我为神做了很多的工作,而是我看到身边有许多的弟兄姐妹如云彩般围绕我,让我经历许多美好的见证。

可是你若问我,六年来为什么不受洗。由于准备出国等各种变动,我似乎不再考虑受洗的问题。我理所应当的觉得我信上帝,我愿意成为祂的儿女就够了。当我静下心来,我发现自己在回避和上帝一生的承诺。我在软弱的时候会去拉拉上帝的小手,可是却害怕在自己放在毫无黑暗的亮光当中。

我并没有像许多见证所讲一样,信主以后在生命里看到180度的变化。我多么感恩神没有把巨大的黑暗放在我里面,可是心里也没有受洗的催逼。当我到慕尼黑生活稳定下来后,我回想自己的信仰,才发现上帝的话语润物细无声般进入我的生命。我问我自己还有疑惑吗?我说有。我问我自己会放弃吗。我心底说,我希望我一辈子都紧紧抓住祂。神的恩典是白白的,但福音不是廉价的。祂来了,是叫我们得生命,并且得的更丰盛。我愿意背起十字架,去走神的道,就让我和祂立这一生的约吧。

张晓玲 13.03.2013

目前有 一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